今晚三肖中特王中王免费期期淮
【愛國情 奮斗者】 “八步沙”,不只有綠色
2019-04-06 08:22:42 來源: 甘肅日報
圖集

????原標題:【愛國情 奮斗者】

????“八步沙”,不只有綠色

????近日,武威市古浪縣八步沙“六老漢”三代人治沙先進群體被中宣部授予“時代楷模”榮譽稱號,這個地處騰格里沙漠南緣的小地方一時間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。

????38年隨風而過,三代人將漫漫黃沙變為綠洲,綠色,成為“八步沙”的主打色。然而,“八步沙”的治沙人卻說:“經過38年的努力,八步沙人在沙漠中畫出的遠不只有綠色。”

????彩色八步沙

????4月初,記者驅車前往武威市古浪縣八步沙林場時,高速公路兩側的垂柳已經抽芽。進入林場,目之所及卻是一片荒涼。

????八步沙林場場長郭萬剛樂呵呵地解釋:“你來得太早了,八步沙的春天5月才來。最早抽芽的是榆錢,接下來是檸條,到了夏季,梭梭、花棒開始生長,秋季是霸王開花的季節。”

????今年67歲的郭萬剛身材瘦小,不善言談,周圍的人向“六老漢”群體獲得的榮譽表示祝賀時,他會很不自然地微笑著表示感謝。但是,若和他聊起沙漠,他便會一屁股坐在沙丘上,滔滔不絕。

????我們沿著民調路前進的時候,郭萬剛扶著車窗興奮地說:“道路兩邊都是我們種的樹。你看,個頭高的是花棒,矮的是梭梭。這些沙生植物生命力特別頑強,枯萎了,一下雨便立刻挺拔生長起來。”

????“這一眼看不到邊的沙漠治理需要多久?”記者問。

????“我們花了12年時間。”他的回答輕描淡寫。

????走在沙丘上,郭萬剛如履平地。遇見正在治沙的工人,他會接過鐵锨幫著壓幾行沙;遇到正在巡查的林業站工作人員,他會詳細詢問防火防護措施是否得當。他說:“我們一輩子都走在沙梁上,這里就是我們的家。”

????他腳下的沙漠里,布滿了短小尖銳的植物。聽到記者說有雜草扎進褲腿時,郭萬剛笑著說:“這可是沙漠中的‘土著’寶貝,叫沙米。冬天變得干枯,夏天會布滿這里,綠油油一片,是防風固沙的能手。”

????對于很多沒有來過沙漠的人而言,沙漠的顏色定是單調枯燥的。但在郭萬剛看來,沙漠是五彩的:沙拐棗開花是金色的,梭梭開花是淡白色,霸王的花只有指尖大小,是黃色的。

????說到夏季沙漠中的美麗,周圍正在治沙的工人也興奮起來。“走在沙漠深處,各種顏色的花開起來別提多漂亮。”他們立刻又說,“不治理可沒這么好看,光禿禿的沙丘會把莊稼埋掉。”

????治理,不但讓沙漠變得多彩,更讓環境變得怡人。

????過去38年,以八步沙“六老漢”三代人為代表的治沙人完成治沙造林21.7萬畝,管護封沙育林草面積37.6萬畝,古浪縣風沙線后退了15公里。

????生態奇跡,大概就是這沙漠里盛開的鮮艷的花吧!

????黑色八步沙

????榮獲“時代楷模”榮譽稱號后,前來八步沙林場學習參觀的人絡繹不絕。

????人群中的郭萬剛、石銀山向大家講解八步沙38年治沙經歷時,有人認出他們來,悄悄說:“穿得和地里干活的農民沒啥兩樣。”郭萬剛咧嘴一笑:“我們本來就是農民嘛。”

????透過落滿灰塵的勞保服衣領,可以看到一層層套穿的線衣邊露在外面。常年往返治沙一線,他們必須穿得暖和。

????治沙真的苦。無論八步沙治沙人還是他們的家人,都會說苦。具體有多苦,他們卻一時說不上來。

????有人看到,賀老漢寂寞了就會到沙地上練書法;石老漢累了會在沙漠里吼幾嗓子秦腔……寂寞如影相隨,但他們都在堅持。

????“八步沙林場有六個護林站,只有20多人,挨個走一圈需要一周時間。最遠的治沙點距離林場80多公里,夏天往返一趟曬得和煤球一樣黑。”治沙工人張應龍說,“不信你去看,他們的臉都很黑。”

????張潤元、郭萬剛、石銀山、郭璽……記者看到,三代人都有一個顯著的特征:臉黑,手粗糙。

????對此,郭萬剛卻很淡然,“想要把沙治好,這些都是應該做的,沙區生活的人不都這樣嗎?”

????古浪縣土門鎮一位干部感慨道:“三代人駐守沙漠,治沙已經成為他們融入血液里的事業了。”

????就在3月中旬,他們去北京錄制“時代楷模”頒獎節目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不是給自己買一身新衣服,而是將今年開春第一個治沙項目打理好、安頓好。

????郭萬剛的左耳耳膜穿孔已經嚴重影響聽力,前往北京錄制節目的間隙去醫院診療了,卻沒有做手術。

????記者問他為什么。他回答,做手術需要十多天,這里的一大攤事兒放不下。“今年我們治沙面積可不小。”

????石銀山接過話,“今年春季我們治沙2萬畝,全年計劃治沙超過5萬畝,綠洲的面積又要擴大了。”

????金色八步沙

????面對榮譽,八步沙的治沙人有著清晰的認識,“干了很普通的小事,卻得到這么高的榮譽,我們要再接再厲加油干,不辜負國家和社會的期望。”

????八步沙治沙造林紀念館里,有一幅八步沙治沙造林的平面圖,黃色為沙、綠色為洲。林場職工告訴記者,綠色都是苦出來的。

????此刻,郭萬剛表情凝重:“我們現在有兩大瓶頸,一是年齡偏大,絕大多數超過50歲,快干不動了;二是吃了沒文化的虧,吃苦精神不能丟,但必須要創新。”

????2018年底,林場招來的大學生陳樹君看到網上有“螞蟻森林”的公益項目后,和項目所在地北京取得聯系,通過銜接爭取到1000萬元的治沙項目資金,這讓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大為震驚。他們表示,從網絡上爭取社會力量參與治沙的做法以前想都不敢想,林場今后要發展,拉動社會力量共同參與才是長久之計。

????這些年,八步沙林場也在努力轉型,從過去單純治沙轉而向沙漠要效益。近幾年,林場利用各種綠化工程項目,每年為周邊農民發放各種勞務費用近千萬元。通過種植梭梭嫁接肉蓯蓉和枸杞等,帶動近1000戶周邊農民脫貧致富。

????對于八步沙林場而言,創新和傳承就像金色的希望一樣在延續。

????郭萬剛的兒子郭翊過去的身份是土門鎮武裝部長,現在的身份是古浪縣扶貧產業開發公司林業子公司負責人。他說:“父輩們的事業我們有信心繼承好。”

????采訪即將結束時,記者遇到了正在參觀的土門鎮小學生。人群中,一位小朋友引起記者的注意,他正在向周圍的同學講解八步沙“六老漢”治沙的故事。他說:“我以后要考中國最好的林業大學,還要回八步沙用最先進的科學技術治沙。我叫郭維樂,郭萬剛是我爺爺。”(新甘肅·甘肅日報記者 伏潤之 高檣)

責任編輯: 常瑞芳
?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81124332447
今晚三肖中特王中王免费期期淮 老版7070彩票官网 北京pk赛车平台玩 香港闪部3肖6码原装版 注册彩金送38的棋牌游戏 豪彩vip下载 重庆时时彩后一技巧 福利彩票加盟客服电话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河北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表 澳洲5分彩 开奖